阅读历史 |

第87章 秦牧,你安排些事情给秦朗(1 / 2)

加入书签

郁辞冷不丁出声:“秦二。”

秦朗一个滑铲收住脚步,看着郁辞,好一会才说:“四哥,你也来了?”

指尖的烟已经燃了一半,露出长长一截白烟灰,郁辞懒洋洋地弹了弹,吸了一口,薄白的烟雾从他嘴里吐出来。

他抬眸看着秦朗,眼神逐渐变得犀利,“秦叔不是来了吗,你还来做什么?”

秦朗的目光有些闪躲,“我……就是……和朋友在附近吃饭,过来看看热闹。”

郁辞意味不明地笑了。

“四哥,我先进去找我爸了。”秦朗说完,抬腿快步往前走了几步,进了宴会厅。

唱戏这件事,许静安没告诉他,却告诉了秦朗。

人都追到这来了。

还有那个野男人,都找到剧场去了。

这女人是多没把他放在眼里!

郁辞烦躁地将烟头掐灭,丢进垃圾桶。

唱完第三个剧目,许静安从戏台上下来,往换装间走,余光扫到走廊上的郁辞,后背一阵发凉。

阴魂不散……

她都‘婚内出轨’了,他应该厌恶自己到极点,看都不想看到她才对呀。

郁辞,不会是想报复自己吧?

有几个人追上来问她要电话号码,许静安婉拒,被强塞了好几张名片。

最后一个剧目是《龙凤呈祥》,场面非常热闹,老寿星在台下看得开心大笑。

众人上台谢幕,老寿星乐呵呵地拿着厚如砖块的谢礼上台,称赞他们唱得好。

许静安一下戏台就看见了秦朗。

他笑得真诚又腼腆,“安安,我是来参加李爷爷寿宴的,你不让我去剧团我就真的没去。”

许静安站在走廊里和他聊了几句。

化妆间里。

云蔓撕开封谢礼的红纸,眼睛顿时就瞪大了,“不会吧,都是钱,一二……二十万块呀!”

许静安也吓了一跳,这么给赏金?

修竹笑了笑:“今天大家都辛苦了,这些钱就平分了吧,来者有份。”

鼓乐师傅高兴坏了,这分到每个人头上得有上万块呢。

卸妆,换衣,收拾好行李辎重装车,已是半个小时后。

许静安边走边回着陶行舟的电话。

陶行舟说他中午到了雁城,想晚上带邱玲来看《锁麟囊》。

“好啊,我给你留位置,不过是临时加的位置,票全部订出去了。”

“加的位置更好,离你更近,要是晚上有时间就一起吃饭吧。”

许静安笑,“吃饭就没时间了,我们刚在外面唱了一场堂会,下午还有好多活,时间太紧了。”

陶行舟说晚上直接去后台找她。

……

秦朗站在五米开外,笑得一脸荡漾,“安安,我送你回去。”

十几双眼睛看向许静安。

他们来的时候开了两辆商务车,十七个人挤在里面,确实有点挤。

许静安婉拒:“秦少,不用了,我跟同事们一起,没必要麻烦你。”

秦朗的脸上闪过一丝受伤,“安安,你真的不想理我么?”

许静安怕秦朗说出更让人尴尬的话来,有些话也想和他说清楚,便说:“修竹哥,蔓姐,我坐秦少的车走。”

修竹打量了一下秦朗,“那就麻烦秦少了。”

云蔓倒挺高兴,许静安有人追是好事,她真怕许静安失败过一次,断了找男人的念头。

她笑着说:“去吧,去吧,少一个人,车里没那么拥挤。”

秦朗咧开嘴笑了,脸上透着丝少年气,看起来竟有些呆萌。

许静安跟着秦朗上了他的宾利,刚扣上安全带,南知晚的电话打进来,许静安接通,说在微信上跟她聊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: 游戏停服,玩家退服我贷款买装备 玄仙命书:家族修仙 港片:枭雄的诞生 团宠安安被读心了 从草根开始崛起当皇帝 舔狗反派:我组织受害者联盟 罪仙岛 太子重生后,强娶豪夺掠我入东宫 隐世家族:我,太子下山 断绝关系后,我被全家跪着求原谅 高维时空 诡村怪谈 一人一刀,镇守华夏三千年 长生送葬:敲木鱼能继承亡者遗物 灵能:咒力 诸天之九门楼 开局自带女王,我成为顶级灾星 娇妻二十八 祸祸精成长记 小道士的快活人生 四合院开局:我媳妇188会太极 快穿:美凶残女配她又在线崩人设 星穹铁道,剧情又崩了? 人在北美当神父,神灵竟是我自己 逃荒路上变小妾,我带俩娃嫁王爷 童年回忆:从神奇阿呦开始 惨遭抛弃后,被疯批大佬宠上天 异界末世:荒芜之地! 权力巅峰:从借调市纪委开始 九龙夺嫡,废物皇子竟是绝世强龙 魂穿小智,开局灭狗豪 神级选择:开局契约雷电将军 玄幻武者异世界 视频论战:从奥特BOSS开始 纹身干架抢地盘,拎砍刀的出马仙 梦里和娘子生娃后,她们都成真了 王爷他能读心!我穿成王妃只想摆烂 刚上班,美女上司竟要和我生娃 宝可梦:我有游戏菜单 猛兽下山,城里姑娘遭老罪了! 替嫁王妃凰谋天下 末世降临,我打造顶级安全屋 原始征程 桃运乡野:医路生香 死亡亿次,我复制天赋杀穿万族! 开局:葬神峰主,我培养大帝无数! 孽徒你要当爹了 炮灰女配苟成女主什么鬼 都市妙手狂医 我的养成系女友(佛系和尚) 宇宙网游,我能指定掉落 开局小学生,留遗书上战场 辣媳甜又娇,七零糙汉不经撩 情浓蜜意 甜疯!冷冰冰的宋律师英年早婚了 四合院:疯狂接触,吸取别人技能 黑洪荒:世界融合,开局拥有准圣级神识强度 南来北往:开局一狱警 离家后,三个姐姐跪地求原谅 我,玄门姑奶奶,打钱!